<address id="rprtx"><address id="rprtx"><listing id="rprt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rprtx"><address id="rprtx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rprtx"><form id="rprtx"><listing id="rprtx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  文苑擷英
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        郭軍——《雪窗》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08     作者:郭軍    瀏覽量:760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窗外的風進入胸臆,在我指間吐露新雪的氣息。我從地板上站起,赤腳走到窗前,看見清早的山巒潮濕而朦朧。

        我恍然大悟:昨夜夢中,原是窗外芬芳與我耳鬢廝磨。它從遙遠的天空風塵仆仆而來,害羞卻熱情,一夜曖昧著。

        從窗臺望,日光并不燦爛,只給陸地留下幾處靜謐的斑駁。我聆聽枝椏上那一只小小靈魂的聲音,不自覺驚動空氣中的波瀾。因著光照和水分的功勞,那煙波呈現出藍而晶瑩的質感,在磨砂般的世界里,顯得太亮麗。

        我從屋中走到光明處。剛剛走到屋頂陰影之外,吸入臟腑的空氣似乎是細砂般的顆粒感,摩挲著我的靈魂,直至它微微發顫。不過我的呼吸很快又輕盈起來:有風卷地,唱著晴朗的句,用熾熱的渴望撫慰空氣。

        在屋子外面,方才那種安靜、落寞的感受原是錯覺。我閉眼,滾燙的感覺在我喉間喧騰涌流,讓我不敢張口。只要一絲縫,仿佛便會有雪的香氣溢出,在世間盛開一萬朵潔白的梅。

        雖那香很熱,可雪原上終年瘀下的冷卻散不去了。日光越來越慘白,落在地上的一點,被雪嚼得只剩幾口,早起的人們將它們一并踏過,留下滿盤的狼藉。

        你說天地是單調的白,我卻擔憂顏色過量,把畫紙壓得起皺。若不信,便請看吧!山是深邃而厚重的,被一再燙燒、重塑,便在腳邊落下幾粒青色的灰。路旁的花花草草雖枯萎,卻以一種暗沉的紅,在天地間積下來年的種子。天是湛藍,一枚日隱在撥不動的云后,小得像顆痣,安然躺在只有它自己才知道的位置。而那茫然的雪色,龐大而包容,以胸腔里的熊熊烈焰,淬礪出萬物的簇融。

        我把干凈的雪握在手心,就像一捧雪的純粹,雖可能掉落些許,卻不會全然消磨。這是雪的胸襟。

        路途曲折,我一路走著,看到日月皆斷,看到色彩由最亮變至最暗。可我不懼怕,我與雪已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請讓我與你同眠,在燈火輝煌的雪夜。一起等待下一個春分的薄暮,與來客談笑風生。此時,我們便在田寮中踱步,靠著路邊那棵光禿的柳樹,想象一萬頭驚慌的梅花鹿從春色彌漫的當口奔蹄而出,飛越冬日中的唯一驕陽。

        我還想說點什么,可有一種奇妙的孤寂使我噤聲。是冷,還是心情?窗邊又落雪了,這個冬天已經悄然而至。(孫家岔龍華礦業公司 郭軍)

        波音体育